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专栏·拿《红楼梦》说事儿】夜宴之弊

作者:赵国强 文章来源:校报 更新时间:2021-11-11

  “夜宴”是《红楼梦》中多次出现的场景,也似乎是旧时豪门贵族的“标配”。虽说贾府过年过节夜宴频繁,但平日里也并非说举办就可举办。大观园中为贾宝玉祝贺生日的“群芳开夜宴”,就是在朝中“老太妃已薨”,贾母、王夫人等人“每日入朝随祭”时偷偷摸摸进行的,而由夜宴所带来的各种弊病也时有表现。

  “群芳开夜宴”未开始,小说首先出现了一个“查夜”情节。掌灯时分,林之孝家的来吩咐怡红院的人:“别耍钱吃酒,放倒头睡到大天亮。我听见是不依的。”众人都笑说:“那里有那样大胆子的人。”这说明,在夜里“耍钱吃酒”是贾府规矩所不允许的。接着,林之孝家的又专门提醒宝玉:“如今天长夜短了,该早些睡,明儿起的方早。不然到了明日起迟了,人笑话说不是个读书上学的公子了,倒象那起挑脚汉了。”谁知查夜的人前脚刚走,怡红院后脚就召集李纨为首的姑嫂们大开筵宴。为此,黛玉提醒道:“你们日日说人夜聚饮博,今儿我们自己也如此,以后怎么说人。”而李纨却为自己找了一个“破例”的理由:“这有何妨。一年之中不过生日节间如此,并无夜夜如此,这倒也不怕。”“群芳”一番行令饮酒之后散去,宝玉与丫鬟们“关了门,大家复又行起令来。”有主子们带头饮酒作乐,下人们自然更乐得相随。老嬷嬷们“彼此有了三分酒,便猜拳赢唱小曲儿。那天已四更时分,老嬷嬷们一面明吃,一面暗偷,酒坛已罄,……方收拾盥漱睡觉。”宝玉和丫鬟们直喝得乱唱一气,然后胡乱睡下,“大家黑甜一觉,不知所之。”

  对此,脂砚斋在回前批道:“此书写世人之富贵子弟易流邪鄙,其作长上者,有不能稽查之处,如宝玉之夜宴,始见之,文雅韵极,细思之,何事生端不基于此?……戒之!”在回后又专门针对贾宝玉批道:“宝玉品高性雅,其终日花围翠绕,用力维持其间,……旁人不觉,彼人不厌。贾蓉不分长幼微贱,纵意驰骋于中,恶习可恨。二人之行景天渊而终邪,其一滥也,所谓五十步之间而。持家有意于子弟者,揣此而照察之。可也!”脂砚斋先是告诫说,“宝玉之夜宴”貌似“文雅韵极”,但也是横生事端的基础,劝世上“富贵子弟”的长辈应有所“稽查”并引以为戒。之后,又将宝玉与贾蓉对比,在对待身边女性态度上,二人貌似一正一邪,其实“其一滥也”,不过“五十步之间”而已。希望持家教育子弟者能够“揣此而照察之”。这充分反映出脂砚斋作为作者(一说为贾宝玉原型)的亲近之人,对夜宴之弊发自内心、痛心疾首的看法。

  夜宴对身体的伤害,早有《本草纲目》记载:人在夜宴之后“既醉且饱,睡而就枕,热拥伤心伤目,夜气收敛,酒以发之,乱其清明,劳其脾胃,停湿生疮,动火助欲,因而致病者多矣。”“人知戒早饮,而不知夜饮更甚。”不仅如此,有些人夜宴之后,难以自持,或胡言乱语,或醉如烂泥,或借酒滋事,或夜不归宿,甚至作奸犯科,可悲可叹。因此,史上凡持家立业,或高居庙堂者颇有以“夜宴之弊”劝说子弟和朝臣的。

  明末清初文学家、收藏家周亮工曾在《因树屋书影》中评道:“乘朝气,则不夜饮可知;不夜饮,则奴仆无奸盗诈伪可知。甚矣,夜饮之害事也。”意思是说,一个人能够早起沐浴清晨新鲜气息,可见他没有夜饮的毛病;主人不夜饮,仆人就不敢“奸盗诈伪”,“夜饮之害事”是很严重的。

  明太祖朱元璋为了训戒子孙而巩固皇权,曾主持编撰《皇明祖训》并作序说:“凡吾平日持身之道,无优伶进狎之失,无酣歌夜饮之欢”,要求“凡我子孙,钦承朕命,无作聪明,乱我已成之法,一字不可改易”。可见他对戒除“酣歌夜饮”持以身作则的态度,并对子孙要求严格。

  《韩熙载夜宴图》是南唐画家顾闳中尊皇帝李煜之命去韩府偷绘的作品,它描绘了官员韩熙载设夜宴纵情嬉戏、笙歌行乐的场面。一种说法是,韩熙载眼见社会动荡、看透官场形势严峻,逃避做官,以醉生梦死为韬晦之略,以求自保。另一种说法是,韩熙载晚年生活荒纵,皇帝李煜“虽怒,以其大臣,不欲直指其过,因命待诏画为图以赐之,使其自愧”。其实,“自污以自保”也好,“使其自愧”也罢,夜宴作为其中的“道具”,都是生活腐化、醉生梦死的象征和表现。

  考中进士后的曾国藩特别注意夜晚应酬。他在自己修身“日课十二条”中规定:“夜不出门:旷功疲神,切戒切戒!”夜间出门,也许坐而论道,“旷功疲神”,也许少不了一番筵宴应酬,觥筹交错之间,稍不留神,不免有心性放纵之虞,既对身体不利,也容易丢失对家庭的责任。所以,对于当今个别公务人员的热衷于应酬,有主政者(某市委书记)提出警告:他们似乎得了强迫应酬综合征,应酬成为家常便饭,“一个在外花天酒地、整日不着家的干部,与抛妻弃子有何不同?又如何能够对人民群众负责任?”

  在《红楼梦》中,贾母虽明知“夜聚饮博”之害,并立誓查禁,但有主子们带头破例,那些奴仆们也就放开胆量,上行下效了。无论古今,夜宴之弊,值得深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