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我的大学»

相关新闻

【教在聊大】咱们开聊吧

作者:文学院教师 邢红静 文章来源:聊大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4-04-08

 

第一次上课时,学生们鸦雀无声,坐得端端正正。我憋着笑,告诉他们,在我的课上,他们可以歪着、躺着、站着、坐着,甚或在教室里晃来荡去、舒身展腰;他们可以随时提问、随便质疑、随意联想,想不通,我们可以讨论,甚或辩论。我告诉他们,自在是来听课的前提,而思考是他们应该具备的思想基础。所以,我不是来讲课,而是来聊课。学生们听后,哄堂大笑,可能是在想,来了一位奇怪的老师。

我的课的确是有些。为了说明庄子逍遥游,我把话题扯回来,绕到《天龙八部》——为什么无崖子最初不喜欢虚竹?段誉从无量山洞学了哪派功夫?讲逍遥派人物之风流俊美、功夫之缥缈灵动。而一句子之难穷则引向装男人魏晋模样”——王献之之临危不惧、王导之强忍欢喜,只学道家之形而失道家之神。我从成语庄周梦蝶引申:《盗梦空间》的三重梦境、《爱情公寓》中吕子乔的困惑,提出问题:你,活在梦中吗?你人生中那些美好的时光去哪儿了?对于庄子所抨击之人类的狂妄无知,我引《万物简史》:假如将地球24亿年历史压缩为一天的24小时,人类出现在235830秒,只占一分半钟;假如将双臂展开作为地球历史,人类只是指尖那毫不起眼的指甲,一不留神就被咔嚓剪掉;假如人类灭亡,幸存的哺乳动物再经过几百万年进化到新人类,那么,新人类在考古发掘史上对人类的描绘将会让人心酸不已:这是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一种生物,它们生存时间极短却极其繁荣。假如将地下那肉眼不见的细菌全部堆在地面上,它们将把人类湮没多少米,而且,超级细菌的出现,将致使人类无药可救。

我用如以下例证说明的辩证关系:宇宙形成之初从氨基酸到蛋白质之难以合成,而单细胞动物却横空出世;而电子,是无有的最好证明,它的形态,恰恰是无时无处不在,而又无时无处存在。我这样解释生而不说,死而不祸,知终始之不可故也:即使你死去,构成你身体的那些原子却不会消失,它们会再次构成花草枝叶、鸟兽虫鱼、或者某个人的身体的某一部分,从终极意义上来说,死是生的另一种形式。

所以你知道,在一堂古文课上,老师竟然用天文学、地质学、物理学、化学、生物科学的知识来解释庄子,这该是多么古怪,又该是多么奇妙。可是,我成功做到的是:在课堂上,学生们走神基本上不超过五分钟,他们会紧紧盯着我,精神抖擞。

咱们接着聊。第二课来到了《诗经·卫风·氓》,很古奥。我采取先苦后甜的方式,从2013年流行语之一待我长发及腰开始,到仓央嘉措《那一世》、《射雕英雄传》之《四张机》,再以广为流传的《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收尾。进入正题之后,把文本定义为一次熟人犯罪、熟人作案、熟人诈骗的经典案例。结果显而易见,他们很喜欢。

    有个学生下课后对我说:老师,你很幽默。我笑眯眯答他:多谢捧场!这帮90后,听懂了我话语中的调侃与自嘲。那些黑色隐喻,那些熟知的场景,那些似近还远的往事,一经牵扯,他们全都心领神会。可以说,老师好好教,除了教知识,也要教人生;除了有内容,更要有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