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情怀】卫河殇_新闻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桑梓情怀】卫河殇

作者:刘爱新 文章来源:校报 更新时间:2021-01-12

  前几天回老家,不知不觉来到附近的卫河岸边。咦,我大吃一惊,上次来时河水虽说少些,但仍在缓缓流淌着,多少还有点河的模样,这才没隔多少天,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

  眼前的卫河,已经称不上“河”的名字了。曾经水波潋滟的景象荡然无存,只剩下一小片一小片深不盈尺的小水洼,大部分的河床裸露着,看来过不了几天就会滴水全无。我走在龟裂的河床上,一份凄凉涌上心头,仿佛看到一个濒死的老人,睁着一双无助的眼睛;又好像听到一个嘶哑的声音在耳边呼唤:救救我,我要死了!

  卫河是家乡的母亲河,她用甘甜的乳汁哺育了一代又一代家乡人。曾经的卫河桅樯林立,南来北往的船只充斥其间;曾经的卫河热闹非凡,纤夫的号子声响彻云天;曾经的卫河鱼肥水美,几十斤甚至上百斤的大鱼屡见不鲜……可是,曾经的一切,在近几十年间悄悄地改变了。

  由于铁路、公路的兴起,再加上河道淤塞,卫河的航运价值越来越小,来往的船只从多变少,从少变无。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沿岸政府片面追求经济效益,对一些企业把工业废水不经处理就直接排进河里的现象疏于管理,使得母亲河变成了人人掩鼻而过的“脏河”“臭河”,在河里繁衍了不知多少年的鱼虾蚌鳖消失殆尽。后来人们的环保意识虽有所增强,但是卫河水质远远不如以前了,河中生物的数量和种类也远远不如以前了。现在别说几十斤的鱼,能捞个几斤的鱼都是件稀奇的事。我小时候在河边经常能见到一些河蚌,它们或缓慢地爬行,或懒洋洋地晒太阳。因为人们嫌蚌肉太腥,还不易弄熟,所以当时也没多少人愿意把它们当做食物,可是现在想找一只活着的河蚌都很难。

  前些年,河边还能见到几艘小船,或打鱼,或渡人,依靠做渔夫、艄公作为生活来源的大有人在,可现在这两种职业都彻底绝迹了。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工农业用水量大幅度增加,河道断流时有出现。特别是在春灌时期,由于降水量小,用水量大,河水很快就见了底,两岸的村民只好抽取地下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我跨过河道,走到对岸。以前因为大河的阻隔,对岸在我的心目中是个神秘的地方,几乎没怎么去过。现在终于有机会踏上了这块土地,心里却没有哪怕是一丁点儿的惊喜,反而觉得用这种方式通过简直就是对河流的侮辱。水是河的灵魂,水是河的血液,水是河的生命,没有水的河流宛如一棵被连根拔起的百年老树,那份无奈,那份痛苦,那份伤悲……我想,如果卫河有灵的话,她哭泣的泪水会不会把人类的自私和傲慢淹没呢?

  我好想再次泛舟于河上,我好想再次畅游于河中,我好想再次垂钓于河边,我好想……卫河啊,我的最爱,不知你何时才能再回到从前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