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迹天涯归故乡——张桂林散文集《慢煮时光》序_新闻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浪迹天涯归故乡——张桂林散文集《慢煮时光》序

作者:刘广涛 文章来源:新闻网 更新时间:2020-03-30

  中国民间有句古话:“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法国的帕斯卡尔则曰:“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如此脆弱而短暂的卑微生命,在面对茫茫宇宙之时,写作——便获得某种存在的意义。人一动笔,就开始了思考;人一思考,背后必有思想。有了思想,人这脆弱的动物即获得生命的尊严。在此意义上,每一个尊重文字的人,都值得尊重。而那些用文字记录生命足迹,用文学探索人生道路的作者,尤其值得尊重。

  一位作家自身的阅历,于其作品是相当重要的。文似看山不喜平,胸中无丘壑,笔下无锋芒,其作品难免令人恹恹欲睡。而一个浪迹天涯的人,哪怕他不动笔,人们仍愿听其讲述天方夜谭。张君桂林是一位有故事的人。他出生于东北吉林,16年之后返回山东老家,大学读的是中文系,当过乡镇的武装部长,出版过诗集,而今又在散文中漫煮时光,谁不想聆听他壶中的传奇?

  与那些充满豪言壮语宏观大词的散文不同,《慢煮时光》是一本娓娓道来的作者自叙传。如何在艰难的环境中一步步成长,如何在成长中归真向善,是贯穿本书的一条红线。如果用“在场”散文形容的话,这个“在场”首先是生命的“在场”,其次是历史和现实的“在场”。《慢煮时光》中有相当多的篇幅抒写童年情结或少年情怀,那些飞扬的文字,朦胧的诗意,自由的境界,每每又伴随着挥之不去的孤独和苦涩。何以如此?这与作者的身世不无关联。

  作者生于吉林,是因为父亲闯关东;父亲闯关东,是因为在山东老家教书受到不公正待遇;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又与敢讲真话有关,其背景则是当年非正常的政治运动。在一个读书无用论流行的时代,那样一个贪玩而调皮的少年,何以能克服自身惰性走上大学之路呢?这与其师范毕业的父亲的胸襟和眼光有关,正是父亲的循循善诱和悉心关怀,才使得儿子走出偏僻和荒芜,迎来簇新的人生。另外还与其伯父有关,伯父当年毕业于聊城师范讲习所,后来浴血沙场,成为著名的抗日英雄。腹有诗书气自华,家族中的一脉书香,传承的是文化和信念,人格和志向。书香对人的内在影响是巨大的,虽经外界几多变故,那些追求智慧的人们,仍能历经艰辛,走上健康而光明的人生之路。一叶蝴蝶扇动翅膀,有可能引起世界奇妙的变化,这种蝴蝶效应说明了事物发展存在定数与变数,尽管有不测的风云,事物的发展轨迹总有规律可循。细想一番,这不正是书香的魅力,思想的力量?

  一个人长大了,他的影子却永远留在过去的时光。草甸子,沙坨子,蒙古马……这是作者走不出的少年记忆。可是,为了诗和远方,该告别的总要告别。离开东北,回到山东老家,经过刻苦攻读,那位少年终于迈进师范学院大门。大学毕业后,作者经历了不同职业的丰富体验,种种人生况味,尽在字里行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可以说,求索精神贯穿了作者的生活轨迹。这本散文集于文学、社会学、心理学、风俗学诸多意义之外,一个特别意义就在于引人思考:读中文的大学生,究竟何为?答案不在纸上,就在作者一路前行的足迹之中。

  从某种意义上说,写作是一个人的精神还乡。知命之年的诗人,这次选择用散文表达自我,是因为散文更加真实和亲切。作家可以在小说中瞒天过海,可以在诗歌中以梦为马,而在散文中,则要四平八稳行路,入情入理说话,不然谁信你?浪迹天涯归故乡,丘壑之中蕴真情。张君桂林笔下的心路历程和人生沧桑,是说给朋友的,又仿佛是说给自己的,那种诚恳与平和,甚至比其修辞和诗意更加动人。有道是“老僧只作平常语”,此乃修行之又一境界吧!

  写作与阅读皆属于深度交流。一旦作者敞开心扉,自有读者慧眼识书。

  慢煮时光,一切在阅读中考验,一切在光阴里完成。

  2020年3月于梅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