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 草_新闻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艾 草

作者:刘苹 文章来源:新闻网 更新时间:2020-03-24

  关于艾草的记载,古已有之。最美的大概是《诗》中的那句“呦呦鹿鸣,食野之苹”。苹即陆生皤蒿,俗呼艾草,又简以“艾”称之。  赶得上在家的端午节,我都和二嫂拿了镰刀,推上小车到山上去,趁太阳还未出,割艾草。艾草丛生,在山地却没有燎原的长势,所以发现大的一处,则颇多惊喜。艾草上沾满了露珠,小小的一捆就有很大的分量,我和二嫂抱着一抱抱的艾草在山上兴奋地蹒跚着。

  艾草在回家的途中就被乡邻们分掉一把又一把。等回到家,艾草通常就只剩大半捆了。新鲜的艾叶,可以剁碎了,和着肉馅包饺子或汆丸子,也可以掐些嫩的尖尖沾上面粉直接蒸。蒸熟后蘸着酱油醋和蒜泥吃。

  老人们则拿起了针线,找来平时攒好的好看的布角料,给孙子孙女们缝荷包,据说可以辟邪。荷包样式很多,我也会简单的几种。艾草从荷包里透出浓烈的香气,衣服也受沾染,让人忍不住凑上去使劲闻。

  剩下的艾草带着露珠放在阴凉处晾起来,待露水干了(我们说渗到艾里去了)就放在太阳底下晒。晒干了收起来,越陈越好。

  日后有谁伤筋动骨了,就拿艾草来泡,几天便眼见痊愈。

  谁家媳妇儿生小孩,之前之后都要喝一大碗艾草水,吃几个艾草水煮的鸡蛋。若有猪产崽了,也炖一锅艾水,跟媳妇儿们差不多的待遇,只是不见了鸡蛋。

  谁身上生疮长癞了,用艾草灸一灸,多半也就好了。更别提一般的头疼脑热,用艾草炖水,泡上一泡,发发汗,睡一觉没有不好的。

  小时候顽皮,用石头打破了小伙伴的头,母亲就用艾草水煮了鸡蛋去给人家赔礼道歉。

  听闻某地老两口平时只点了艾草来闻,终也长寿。这是因为艾本身便有杀菌消炎的作用,日用可保健呢!

  我平日里也常点艾条,倒不是为了保健养生,只为了镇心安神。声色俱寂的夜晚,焚一支艾条,翻几页书,世界便静下来了。

  艾灸的师傅跟我说。艾灸,施灸者需要身心合一。多美呀!小小的艾条的这头,一个人身心合一,艾条那头的那个人慢慢地竟也就身心合一了。

  艾可食用,可辟邪,可药用,可安神,味道却不是所有人都爱的。有人好奇一见,有人囿于病痛。是所谓,不知之者以为草,悉知之者以为命。“知”非晓得,而是懂得。

  愿人人懂得“艾”。        

  【刘苹,我校文学院校友,2006级广播电视编导专业本科生,2010级学科教学(语文)专业硕士研究生。现在诸城一中任语文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