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湘云的成见_新闻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专栏】湘云的成见

作者:赵国强 文章来源:校报 更新时间:2020-01-09

  大观园内本就“姹紫嫣红”,因为有亲戚一起来访投奔,又添了“一把子四根水葱儿”似的姑娘,使得“大观园中比先更热闹了多少”。其中薛宝钗的堂妹薛宝琴尤其出色,贾母很是喜欢,连不舍得让贾宝玉穿的“野鸭子头上的毛作的”金翠辉煌的斗篷,都送给了宝琴。

  不仅如此,贾母还专门派丫鬟琥珀传话:“老太太说了,叫宝姑娘别管紧了琴姑娘。他还小呢,让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要什么东西只管要去,别多心。”宝钗都不由得嫉妒地说:“你也不知是那里来的福气!你倒去罢,仔细我们委曲着你。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然而“湘云因笑道:‘宝姐姐,你这话虽是顽话,恰有人真心是这样想呢。’琥珀笑道:‘真心恼的再没别人,就只是他。’口里说,手指着宝玉。宝钗湘云都笑道:‘他倒不是这样人。’琥珀又笑道:‘不是他,就是他。’说着又指着黛玉。湘云便不则声。”

  从情节中可以看出,宝琴的到来确实压过了宝钗的“风头”,宝钗的“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也确实反映出宝钗心头的些许“醋意”。所以,听了宝钗的话,史湘云本能地认为“恰有人真心是这样想呢”。当琥珀指向黛玉时,“湘云便不则声”,表示了默认。可见,在湘云看来,宝琴的到来,黛玉一定会满怀醋意。这其实是史湘云“素习深知黛玉有些小性儿”,得出的“贾母疼宝琴他心中不自在”的成见。但事实上,“林黛玉又赶着宝琴叫妹妹,……直是亲姊妹一般。”而宝琴也“见林黛玉是个出类拔萃的,便更与黛玉亲敬异常”,证明了湘云的成见是完全错误的。

  应当说,在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过程中,无论对人对事,都多少会产生一些成见,这是由于我们的认识往往是以自己相对固定的价值观为基础的,价值观的相对固定,则意味着我们认识上的固定、刻板,甚至僵化。我们一旦心中形成某种成见,就好似为自己戴上了一副有色眼镜,所看到的相关的人与事就失去了本来颜色和样貌,随之而来的,就失去了正确的判断力,就可能出现以貌取人、以地域辩人、以身份划线等等,无端怀有戒心,或冤枉无辜也就难以避免。在《三国演义》中,庞统的才能可与诸葛亮齐名,然而,庞统拜见孙权,“权见其人浓眉掀鼻,黑面短髯、形容古怪,心中不喜”,不为所用;庞统转而拜见刘备,“玄德见统貌陋,心中不悦”,也不肯重用。国产动漫《哪吒之魔童降世》似乎更是一个关于“成见”的作品,陈塘关百姓对哪吒抱有成见,一心认定他是妖怪;即使天神,也会对“妖兽”抱有极深的成见。剧中反派角色申公豹之所以得出“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任你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搬动它”的结论,是因为他认为压在身上的成见太深,正像他自己所说:“百年来我刻苦修炼,不曾有一丝懈怠,但从未得到师尊重用”“就因为我是豹子精修炼成人,是师门中唯一的异类”。这位大反派的话,相信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和同情。当然,他之所以不受重用,除了他的豹妖出身,也许还有他的心术不正。别人心中“成见”之石,也许是自己一块一块垒上去的。

  成见并非常人专利,“圣人”也不例外。《晏子春秋·外篇》记载,孔子到齐国拜见齐景公而避见晏子。孔子认为:“晏子侍奉过三位国君,都很顺利,我怀疑他为人是否正派。”直到听到了晏子的分辩,才恍然大悟,后悔地说:“我孤陋寡闻,几乎错识了一位贤人。”正因为成见往往让我们目光短浅、心胸狭窄、人际不畅,甚至导致错误和谬误,所以,才有了卢梭“人类的真正感情,最不应该让成见给束缚了”的劝告,有了胡适针对治学所告诫的“抛开成见,跟着证据走,服从证据,舍己从人”。

  事实上,成见并不像申公豹所说“任你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搬动它。”抛开成见,并非不可能。一般情况下,我们只要能够辩证、理性、客观地看人看物看问题,提高独立判断和思考的能力,就不易产生成见。历史上的“死对头”司马光和王安石,在不可调和的政见矛盾中依然能摆脱成见地对待对方,始终坚持的准则是“对事不对人”。司马光和王安石本是故友,他们在才能、品格、志趣、秉性等方面非常一致,相互敬重和欣赏。在变法问题上,朝堂之上,司马光激烈弹劾王安石,但仍以朋友的身份数次劝告王安石不可“用心太过,自信太厚”,勿为小人出卖,“以尽益友之忠”。王安石在宋神宗面前,坚决驳斥司马光的观点和非议,但也不忘以朋友的身份,“赐之诲笔,存慰温厚”。他们光明磊落,虽政见严重分歧,却不对个人形成成见,为后世树立了“对事不对人”以抛弃成见的典范。

  对“英豪阔大宽宏量”的史湘云来说,一旦在事实面前发现自己的偏颇后,就立即改变了态度,这才有了与黛玉两人深夜攀谈、相互抚慰、凹晶馆联诗,吟出了“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清奇诡谲之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