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惊鸿钗头凤,千古伤心赵士程_新闻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一曲惊鸿钗头凤,千古伤心赵士程

作者:胡淑涵 文章来源: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9-03-17

  一世痴情,未得卿心,一份无缘成了来世散,一份读懂成了今生断。千山万水,滴滴泪落,总抵不过沈园他离去时的背影。曾经以为盼来你的微笑,就不会懂得撕心裂肺,盼望与你地久天长,却盼来一个人海茫茫。

  婉儿辞世,十年踪迹。这十年,泪水给了记忆,相思给了残缺,但情无法拉近来世的追忆,梦也无法跳跃今生的相见。我携一壶清酒,来与你相见,天空鱼肚泛白,坟前草木青青。我想世间相遇,大抵不过前世久别,今生重聚,前世因,今生果。

  二十年前,清心庵,我遇见你。素衣云鬓,你长跪殿前,我立在殿外遥遥相望,我不知你所求何事,只知你心事浓重。突窜出一粗鄙男子,扑向你,尼姑非不施救,反与之勾结,关门逃走。我怒火中烧,一脚踢开殿们,将歹徒踹翻在地,轻轻扶你,歹徒匆忙逃走。你惊魂未定,看我不语,我急忙松手,站定躬身:“在下赵士程,刚才急于相救,失礼了。”抬眼望你,眼波流转,容貌倾城,弱柳扶风。我匆匆低下头,掩饰自己心中异样的情愫,你略一躬身,朝我微微一笑,并未言语,便匆匆而去,留我孑然在殿中,心中风起云涌。离别已将数月,时时思念心中那抹倩影,与你那惊鸿一瞥,我仿佛望见了余生……

你的过去,我未曾参与

  一日,友人相约,偶遇陆游。席间谈起,才知我日思夜想的你,早已嫁为人妻。素闻陆游之妻,才情斐然,但你我以前从未谋面,我装作不经意,旁敲侧击,才了解到,你们青梅竹马,在纯情的年纪,情窦初开,待你及笄,便与陆游喜结连理。婚后更是如胶似漆,你们在自己的一方天地,吟诗作对,陆游也为你摒弃了外界,摈弃了功名利禄,听起来那么美好,我怎么忍心打扰,惟愿情埋心中,默默祝福。可生活并没有这么简单,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陆母素来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且为人强势,一心盼望陆游能高官厚禄,有所作为,再加上结婚三余载,并无子嗣,于是逼他休妻,说到此处,陆游借酒消愁。我了解陆游,他生性懦弱,他的风骨,全赋予诗词。我不禁为你揪心,在袖子里握紧拳头,最终他还是选择妥协,他不敢违抗母命,可在我看来,全是借口,我愤然离席。你一介女子,成为休妻弃妇,怎么在这风雨世间独活?可陆游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另筑别院,将你金屋藏娇,他即已休你,可又与你暗度陈仓,他置你的名节于何处?陆游掩耳盗铃,终被陆母发现,他又一次的伤害了你,让你带着钗头凤回了娘家。

你的未来,我护你周全

  我是皇家后裔,家庭显赫,我想我有足够的能力给你幸福,不知有多少人来劝我放弃,也不知挨了多少打,跪了多少次宗祠,可我的家庭最终妥协了。我拖着满身的伤痛,闯入你的别院,却看到憔悴的你,满室凄凉。街外,欢声笑语,是陆游迎亲的队伍。我抬头凝望着你:“婉儿,我娶你可好?别人负你的,我来还,我保证今生只你一人。”十里红妆,我娶你为妻,那是我最美的记忆,即使我顶着世俗的压力,我也绝不后悔,在这个大家族里,我也定会护你周全。婚后我们相濡以沫,举案齐眉,时光如水,惊涛拍岸,我与你执手十年,在我心里,你依然是那个佛前的素衣少女,温婉,雅致。曾陆游仕途失意,你请我帮忙,我鼎力相助,因为有你,我足矣。

你的余生,我奉陪到底

  “婉儿,春意满城,我们共游沈园可好?”你伸手过来,微微一笑,我紧紧握住。可我未曾想到,这次游园竟夺取了你的性命。本繁华竞妍,花木扶疏,是游春赏花的好去处,我们嬉笑打闹,留住你的笑容一直是我最大的愿望。可游廊一转,低头信步的人抬头,你的笑凝固了,你的目光中不知是情,是怨,是思,是怜,你把手从我手中抽离。我的心里一紧,你难道要离我而去了吗?我借口有公务离开,表面淡然,可我是那么害怕,此时陆母已逝,你会和他重续前缘。我让侍从送你们酒菜和笔墨纸张,我知道婉儿你有很多话想对他说,你们聊完,看着你向我走来,每一步对我都是那么煎熬。你走近挽上我的手,说:“夫君,你还没吃饭呢,我们去那边凉亭吃吧”这一刻,我竟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激动的心情,只一个劲的点头“嗯嗯”。这一刻,我感觉你是真正属于我的,你选择了我,我紧紧握住你的手,认为这世间再也没什么能把我们分开。

  时隔几天,你从沈园独自散心回来,泪流不止。原来你在沈园墙上看到了陆游题的《钗头凤》: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春依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回来后,你便茶饭不思,郁郁寡欢,于是我放下案牍章疏,终日在家开导你,可你却一病不起。那晚,我对你说:“只要你能好起来,我就成全你和陆游。”而你却道:“士程,对不起……”我访遍所有名医,可你终究还是离我而去了……

  重游沈园,看到沈园壁上,多了一阙《钗头凤·世情薄》: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你撒手人寰的那天,陆府传来好消息,多年未育的陆游和王氏,诞下一女。

  陆游避讳,闭口不提。从此,你的忌日,只有我来陪。

  十年,不得汝心,但我此生唯有爱妻唐婉,没有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