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话巴山夜雨时_新闻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却话巴山夜雨时

作者:徐一丁 文章来源: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9-02-25

  是夜,寂静,听雨打声。

  一声惊蛰雷动,冰河破裂,烟柳抽芽,东风吹起,牵出缠绵的雨。雨丝斜斜,密密麻麻,轻手轻脚触着你的发丝眉间,落到泥土中,滋养着大地。“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雨后的杏花清纯之中,也愈发娇艳。

  沉沉闷闷,天色焦黄,而后乌云,夏雷轰隆,一声未绝,一声又起,停的刹那间,便是倾盆大雨。这雨是放肆的,肆无忌惮的,它叫嚣着,席卷着一切,吞吐着天地,视野迷迷糊糊,似初生的一团混沌,蒙蔽了你的双眼。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阴湿的寒潮到来,扯下片片梧叶,雨丝轻寒如银针,落到身上,扎入身体,刺入骨肉,当真是凄神寒骨,悄怆幽邃了。清冷的秋,雨也被蒙上悲戚的色彩。“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想来暮色也更衬得出着景,约黄昏以为期兮,羌中道而改路。黄昏也大多与愁苦有关,日暮叶落丝丝雨,构成了家国情仇,最后只觉寂寞沙洲冷。

  犹记一首小词写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年少轻狂时,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知年华易碎,只顾着醉生梦死,春风骀荡,沉酣在歌舞青楼间;不惑之年,踽踽独行,苍茫大地人千千万,却只能一人,一腔旅恨,不知前路;古稀之龄,江山已改,不是从前,却可心如止水,也隐隐包含无奈。一个人的一生,用绵绵雨丝牵着,同样的雨,不同的时间空间,将悲欢离合挥洒的淋漓尽致。

  雨,也纳着延绵的乡愁,容着无处安放的灵魂。料料峭峭,雨季开始。萦绕于心的是余光中先生的冷雨。二十五年,没有受故乡白雨的祝福,或许发上下一点白霜是一种变相的自我补偿吧。窗外雨声渐小,我希望这是一场不会停止的,穿越时空的雨,从大陆,此刻,一路南行到那个年代的台湾,缓和思乡之绪。

  夜深,雨停,我已经想象到外面的景色。路上堆积着黄色的落叶,当我踩上去,像是奏响了交响曲,洗刷过的天空纯蓝透彻。

  已而深秋,一场秋雨一场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