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十八岁的冬季

作者:朱双美 文章来源: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8-12-10

  “十七岁那年的雨季,我们有共同的期许,也曾经紧紧拥抱在一起。”一首《十七岁的雨季》不时地萦绕于耳边,十八岁的冬季来得悄无声息,毫无征兆。十七岁期许,十八岁感慨;十七岁听雨于夏,十八岁看雪于冬。

  少年离家,赴他乡,只为求学。校园里,形形色色之人,形色匆匆之态,随处可见。莘莘学子,来于五湖四海,有缘,才有机会聚于一处,沟通交谈,甚至跨越语言之差异,跨越民族之不同。宋濂于《送东阳马生序》中有云:“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或许,于当今而言,不会出现“四肢僵劲不能动”的艰难处境,但总归免不了“手脚冰凉,脸青鼻红”。即使如此,总有学子,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于他们而言,求学便是他们冬日里最温暖的阳光,令他们热血沸腾,拼搏向上。

  少年离家,远他乡,却思故乡。白居易有诗言:“想得家中深夜坐,还应说着远行人。”三十三岁的白居易在冬至写下了这思乡之绝唱。成年之人,其心中总免不了思乡之情,尤其是,那些远在他乡之人,或奔波于生计,或忙碌于学习,总有不能回乡的难言之隐。当有人站在高处,眺望远方之时,或许此刻,他在望着他的家乡,心中思念着远方的人儿。殊不知,人的情感,是世界上最难控制的存在。当此情此景现于眼前时,你还会埋怨冬的冷漠和无情吗?毕竟,人心是柔弱的存在。

  少年离家,走他乡,能品人生。离开故乡,那个温暖而又亲切的地方;离开故乡,那个像襁褓一样的地方。离开故乡,离开了熟悉的人、熟悉的事,从而,邂逅了形形色色之人、形形色色之事,观他人处事立足,省自己待人接物。大千世界,五光十色,或许,人生就是一浮、一沉,不论古今,或高潮,或低谷,这便是人生的真谛和意义吧。浮,当闲庭信步;沉,当立鳌头之志。离别之时在冬季,有的或许不仅是悲离之情,还有在浮沉中所感所慨:人人离去,不说再见,即使我是他们生命中的过客,或,他们是我生命中的过客,但我仍希望,他们可以记得我的名字、我的模样,这样足矣。人生,莫过如此——在浮沉中,谱写华章。

  十八岁的冬季,不再如十七岁的冬季稚嫩、青涩,岁月增添了它成熟的魅力,即悄无声息,又毫无征兆。但正因如此,十八岁的冬季有如此之风景,才有了它自然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