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相与月中来

作者:陶晶晶 文章来源: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8-09-24

  “阿来,给外婆担(拿)个月饼嘞。”

  青枣渐红,桂染余香,月光的晕影在云中化开,一声“阿来”被夜空抹上了柔情的月色,印在了时光的剪影里,虚幻摇曳。

  中秋的时候,商店里放眼望去都是各式各样的月饼。但阿来最喜欢的却是外婆亲手做的月饼,果脯的、五仁儿的、肉粒的……每次外婆做月饼的时候,阿来总喜欢做外婆的“小助手”。

  红的蜜桃干、绿的猕猴桃干、黄的葡萄干、黄桃干被切成小条丝装在罐子里,杏仁、瓜子仁、花生仁、芝麻、酥糖捣碎装在碟子里再撒上一层洗净的桂花,将晒干的腊肉蒸熟冷干切成小块装在大碗里,各种馅儿和糖浆备在一旁,然后将红枣去皮捣成泥和入面中,淋上一层油和蜂蜜和匀。给小面团中嵌入果脯、果仁、肉馅儿,再将带馅的面团塞入花纹模具中,拍打模具扣下面饼,浇上鸡蛋液,一个个月饼就成型了。阿来坐在小凳子上,给外婆递模具拿月饼,忙得都没时间偷偷吃上一口果仁儿。

  等金灿灿香甜甜的月饼烘烤出炉后,外婆都会把第一个给守在一旁急得不行的阿来吃,看着阿来吃得开心满足的小脸,外婆脸上的笑,很甜很甜。

  四岁、五岁、六岁,年年阿来都陪着外婆做月饼。年年,小小的阿来都会跟外婆一起躺在室外的竹床上,望着又大又圆披着轻雾薄纱的月亮,听外婆摇着蒲扇讲牛郎织女的银河故事。

  七岁的时候,阿来被爸爸妈妈接回家了,阿来到了上学的年纪。从那以后,阿来再也没跟外婆一起做过月饼,再也没听过外婆讲繁星点点的夜空古书上的神秘趣事。

  十三岁的时候,阿来上初中,中秋节那天,外婆走了很远的路去学校看阿来,走的时候外婆给了阿来一个沉甸甸的布袋子,里面有苹果、橘子、果仁,还有一袋装得严实的月饼,外婆给阿来做的月饼和阿来每次都没来得及吃的果仁。

  后来的日子里,阿来吃过苏杭繁复细腻的冰皮月饼,吃过两广精致巧雅的港味月饼,吃过内蒙大而酥香的脆皮月饼,但带有外婆味道的月饼却是记忆里最香甜的味道。

  今年的中秋阿来没有吃月饼,因为,再没有人用赣南的轻音语调低低地唤我一声——“阿来”,回来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