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月是故乡明

作者:刘聪睿 文章来源: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8-06-22

  “拉大锯,扯大锯,姥姥门前唱大戏……”稚嫩的童谣声和着声声蝉鸣,给从远方归来的故人演奏了一曲独属于小村的田间交响曲。六月的风不停游走在这片故土上,它走过的地方,百合花开了,桑葚熟了,槐花积蓄着一包蜜浆正准备着盛开。村口池塘边的草已经与人的小腿齐高了,这里是萤火虫、蝼蛄、青蛙的天堂。“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入夜散步路过这里,点点荧光映着月光下的湖水,伴着夏虫的欢唱,便恍若仙境。初中课本里武陵人打渔时错入的桃花源应当就是如此吧。

  这里是小村,小村很小,不光在地图上找不到小村的身影,就连镇外许多人都不知道小村的存在。小村就这样默默无闻地滋养着她的山、她的河、她的湖泊树林,当然还有上千口小村的村民。小村叫河西,外人听到“河西”二字,首先想到的大概是河西走廊,或是战国时期魏秦争夺的关中河西,又或是天津特产十八街麻花和玉川居咸菜的河西区。其实不然,像我上文所说的,小村很小,因着小村外有一条大河,以河为界,河的西面叫河西,河的东面叫河东。幼时只觉得小村的名字简单,现在看来却不失雅致,倒也有几分楚河汉界的意思,只是不知当年河西和河东的祖先们是否也有如刘邦项羽一般地传奇故事。

  比起南方一带山的层峦叠嶂、崇高蜿蜒,小村的山不能叫山,顶多算的上是一片连起来的小土丘。但在小村人村民眼里,这片小土丘却是他们一辈又一辈扎根的希望。饥荒年里,山上的野菜、树皮给小村的人带来新的生机。麦香丰年,山上野生的樱桃、桑葚又给小村的人们带来了不一样的乐趣。临近小山脚下,小时候母亲讲的故事又在耳畔萦绕,“山上有一只狐狸精,专化作好看的女人,在树林里躲着,抓路过的不听话的小孩儿”。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无论去哪里爬山从来不敢独自穿过树林,路过也要有人陪着,尽管我知道母亲骗我,但想想那个狐狸精化成的好看的女人会把我扔到天涯海角,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日午路中客,槐花风处蝉”。转眼间七月又将踏上小村的土地,那一树一树的槐花即将点缀小小的村落,槐花香气飘满七月。小村人极爱槐花,酿槐花酒、蒸槐花糕,油炸煎炒样样在行。裘万顷古诗里写到的“槐花满地无人扫,半在墙根印紫苔”在小村里是不会出现的。槐树依着小村里甘甜的水生长,槐花开时,小村人大多全家出力,树上树下、欢声笑语、其乐融融。说道此处,古诗里也有诸多诗句描写槐花,但大都是“黄昏独立佛堂前,满地槐花满树蝉”,又或是“槐花默默向人黄,此地追游迹已荒”一类记作荒凉寂寥之景。面对槐树下那些一边忙碌一边说笑的父老乡亲,我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诗人内心所思。

  小村在那片故土扎根已有百余年了。期间,她不断目送着她看着长大的孩子渐行渐远,又望着那些远归的游子或衣锦还乡、或落魄归来,“桃李春风一壶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无论是怎样的结局,小村都用她宽厚的臂膀迎接这每一个回家的故人。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离家求学,与小村相隔千里。身居内陆,带着海腥味风已是奢求。日常凝思,午夜梦回,小村依旧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