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俯首轻嗅千年墨香

作者:刘聪睿 文章来源: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8-05-27

  滚滚江河涤荡几代风流人物,笑谈中,历史长河中翻涌不倦的文墨书香穿梭千年依旧掷地有声。百代传薪,留于子孙沐春风;中华复兴,奋发崛起方不悔。

  古人修德,禅让能者,大禹治水有功受舜禅让继位天下,以阳城为都、立国号为夏。于是,华夏文明开始在这片土地上扎根、生长。河域文明兴起,刀耕火种之后,青铜文明又给这片古老的土地灌注了新的文化底蕴。文化的长河从不因某一时的兴盛而停止它前进的脚步,因为它始终相信,华夏子孙将在东方这片土地上耕耘出新的文化盛世。庄子言“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老子道“轻诺必寡信”,孔子曰“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墨子书“法不仁,不可以为法”。春秋战国的刀光剑影,擦出不只有战乱的火光,更有诸子百家思想碰撞出的火花。秦王扫六合,商鞅变七法,于是乎,中华民族的文化开始交流汇集。“于战场上,可以提刀杀敌;于书房之中,亦可以泼墨写诗。”李白啊,在唐盛兴衰的更迭中浪漫写诗。“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辛弃疾留给世人的超脱里喟叹着激昂。《汉秋宫》中的秋风仿佛依旧吹打着毡帐宿草,在穹庐夜月下仿佛依旧听得到流露着无尽悲伤的声声胡笳。时过千年,唐诗、宋词、元曲仍然在历史的长河中烨烨生辉,引得无数文人歌颂传唱。

  似昆山玉碎的清澈,似凤凰啼叫,似芙蓉泣露,似香兰啼笑。小调轻响,好似在向世人宣示着龙的故土上的安静与祥和。“才拭啼痕笑态宣,歌成又舞柘枝颠”唱腔如行云流水,韵味丰富又富有浓郁乡土气息的黄梅戏用它独特的小调记录着唐至明清的情爱琐事;生旦净丑,唱念做打,京剧“精湛沉混凝练,忠奸脸谱分明。演绎古今天下事,粉墨人生荡激情”。昆曲、粤剧、秦腔、河北梆子、河南坠子、湖南花鼓戏等都以自己独有的方式传唱着滔滔历史长河里的故事。各类艺术形式在某个时代一同奏响,于是人们天真的以为时光将会永远停留在这一刻的泰和平静。

  闭关锁国,故步自封。渐渐地,炮火声在华夏大地蔓延,大清帝国的尊严被西方列强无情地践踏,圆明园在大火中毁于一旦,无数珍宝被迫远离故土,在他乡流浪。回望这片土地,血水搅着污泥炮灰,将这片原本繁华的土地染得面目全非。当诗人无形的手掌略过无限的江山,触到的是冷到彻骨的长白山雪峰,是在战乱中被毁尽的老水车。炎黄子孙下了五千年的棋局,仿佛在一夜之间被人打乱。那时的天遍布乌云,压得人们喘不过气。当作家打开没有年代的历史书时,歪歪扭扭的“仁义道德”从字缝里流露着“吃人”的狰狞,像一丛野草“在明与暗,生与死,过去与未来之际”挣扎,百年过后,《野草》依旧在顽强的生长,阿Q依旧在找寻他精神上的“自尊”。

  “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在神州大地的满目疮痍中,寥寥星火悄然燃起。五四的火焰走过历史的云烟,和着青年的一腔热血铸就了辉煌。“今于此事,犹不能牺牲,岂足以谈爱国?”“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中国人终于拿起了武器,向着三座大山,发出了积怨已久的吼声。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古有木兰替父从军,建功立业,抗战期间亦有女兵翻雪山过草地,八女投江的故事不会随着滚滚巨浪流逝。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钟山风雨起于苍黄,百万雄师终渡过大江。笼罩着中华大地的阴霾逐渐褪去,古老的东方又发出了和平的光芒,沉睡的雄狮开始苏醒,炎黄子孙也继续了在五千年棋局中的博弈。

  回首过去,我们惊叹于祖国母亲的兼容并包,她教化蛮夷,使寸土岛国有了文字,活得三分人样;她宽容无私,满目疮痍之后依旧可以选择接纳。可祖国的接纳并不代表我们可以忘记历史,忘记她承受的千灾百难。我们曾以为那些年的战火,那些年的杀戮都将被封印在某个时代,从那之后便是和平的繁荣盛世。可是叙利亚的战火使我们从幻想中醒悟,今时今日的叙利亚仿佛又让我们看到了百年前任人宰割的中国。弱国无外交,我们被迫割地,丧权辱国。我们不能替先辈们改变什么,但我们可以焊接历史和未来,让噩梦中的中国从此奋起!改革开放、一五计划将中国往富强的道路上推进,“一带一路”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同周边国家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复兴中华”永远不可止步,因为总有恶徒虎视眈眈,妄想在我国的领土上为自己争求本不属于它的利益。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时代的车轮不停的转动,先辈们为我们开疆拓土,而我们,将站在新的起跑线上响亮的回答:“少年,要谱写中华更璀璨的诗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