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大学时代»

作者:王萍 文章来源: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8-05-12

  我在春天初识你时,你小心翼翼撩过我的发梢,用轻柔的指法摸过我的脸颊,主动而又含蓄。你指引着我到那儿去,整个田野的迎春花都随着你的舞蹈摇曳,在朝向阳光明媚的地方,动作愈发大了起来。看得出来你很喜欢跳舞,我猜那是芭蕾,你跳跃的样子简直轻盈得不像话,活泼得让人有些许心动。看完田野,你似乎又换了一个目标,你想带我看什么?是灼灼的桃花林,是鲜艳活泼的杜鹃,还是满塘的牡丹花?无论什么,我都随你一一看遍,你活泼青春的气息不断地感染着我。

  我在夏天偶遇你时,你热情似火的模样让我有些认不出,你激动地拂过我的肩,灼坏了我的外套,我不得不将其脱下。你不断从身后推搡着我,你的力量大了许多,动作也更加大胆了。我原本以为你喜欢芭蕾,想必你又迷上了桑巴。因为你的热情,鱼儿接连不断地冲出水面,只为和你的一次拥抱。我们在塘边看过盛开的荷花,也与热情的蜻蜓擦肩而过,整个夏天,你带给我的都是火辣辣的欢乐。

  我在秋天约会你时,你更加成熟稳重,神情也愈加严肃,让人不寒而栗。我曾以为你会为我们的相见而激动莫测,而你却是淡淡一笑,已然没有了那番激情。你淡淡的愁绪不仅感染了我,秋叶也为之动容,颜色渐黄早早地落了下来,化作泥土。我为你可惜,也为秋叶悲恸,满是悲伤的约会草草结束,却不想整个秋日却日日如此。

  我在冬天探望你时,你拖着重病的身躯,每况愈下,甚至连手都开始抖了。你咳嗽的声音穿透整个森林,厚重而又刺耳,惹得树木凋零,弱小的动物只能躲起来。你显然是闲不住的,从这儿到那儿,从那儿又到这儿,除了能碰到少数人,再没有什么别的好玩的事了。你的病很是严重了,不得不回去调养。你休息的那段时间,动物们都纷纷出来了,河面破冰,树发新芽,一切都像是要重新回来了。

  春天了,我激动的找寻着你的身影。你从身后捂住我的双眼,我小心地猜测着你来了,你转到我的眼前对我发笑。你的笑,竟还和去年春天一样,双眸也还拥有着当时的纯洁与羞涩,我不知你经历了什么,却能感觉到你又回来了,像重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