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庭院之梦

作者:王晓妍 文章来源: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8-05-10

  我来到那扇门前——一扇老朽得油漆脱落、点点青苔爬上边框的门,两边略带潮湿的砖块静静堆积着,头顶上的树枝伸展出墙角,橘黄色的樱桃在暖风中摇曳。推开门进去,一道金色的光芒闪过眼前,刺得我打了个趔趄。

  院子里有葱郁的银杏树,石锅里的饺子早已沸腾得顶开了铁盖。老爷爷像十几年前一样坐在破旧的石桌前,仔细铺开一张张薄纸,将烟草缓缓摊开在纸上,用木棒迅速一滚,便卷出一根烟。老奶奶身边放着一个篮筐,她弓着腰认真择着嫩绿的小菜,微风吹散了她银色的发髻,阳光下映照出的脸上的皱纹细路还如  十几年前一样深刻而沧桑。

  老奶奶看到了我,伸出手牵着我进门,似乎没有因为我早已高出她一头而觉得别扭。屋子里的家具还是十年前那样摆放着,桌子上多了一台看豫剧的彩色电视机,是爸爸一直挂念着要给老爷爷买的宝贝,跳进广告的是北京奥运会的宣传片;墙上挂着的是一张大大的全家福,每个人都在其中,我的头上戴着小时候最喜欢的湖边的雏菊花,弟弟在老奶奶的怀中睡得香香甜甜,我笑着说道他们终于有机会同框了一次。老奶奶拿出刚缝好的碎花小棉袄让我穿上,那是七八岁孩童的尺码,在我的童年时期穿了一件又一件,在今天长大后看见还是感觉温暖;我十分费力地把它套在身上,她替我整理好褶皱,掸掉积压的少许灰尘,用颤抖且布满老茧的双手为我仔细系上衣扣,最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老爷爷拄着拐杖走进屋子,塞给我一个刚刚刻好的小小的木雕——如来佛滚圆的肚皮和标志性的大耳朵跟小时候西游记里的造型如出一辙。他缓缓坐下,我也乖乖蹲到他面前听他讲那些久远的抗战经历,如痴如醉,一时间忘记了双脚早已麻木。他的眉毛被时光的印记漂染成了银白色,他慈祥的笑容在暖阳中浅浅荡开,他宽大的手掌拂过我的额头,一切都如十几年前的午后一样。

  我架上相机,调好模式,准备给他们拍照。近十年的离别,我想念这间院子的每一处花草,更忘不掉的是那些和他们相处的童年时光。老爷爷把头微微朝右偏,小心翼翼地拉起老奶奶的左手;老奶奶抬头看着他,两人对视一笑,又小心地望向相机镜头,眼神中多了几丝羞涩的味道。我感慨万千——往日生活条件不好的他们把拍照的事情看得弥足珍贵,以至于不知道怎样才是最自然的展现;现在的我长大了,终于可以把他们的点滴装进相册,在思念的时候一页页看遍。

  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像几个世纪一样漫长,恍惚记得周围有金黄色的光芒散起,模糊了双眼的视线,他们的笑容被拉伸了几千里远的距离。尘埃落定,一切回到繁星满天的床前,两张黑白色的相片静静悬挂着,窗外的猫叫将我惊醒,醒来已是泪湿衣衫。

  我一直觉得那是真实发生过的场景,也一直相信推开那扇门会再一次遇见他们,无论长多大,我都愿意再穿上那件孩童尺码的花袄,愿意蹲一个午后听那些奇妙的故事。我将永远思念他们——那个装满故事的老爷爷和温柔手巧的老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