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杜先生,真君子

作者:于杰 文章来源: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7-10-12

仗义疏财真君子,世人皆言杜月笙。

杜月笙,30年代中国最大黑帮的教父。一身蓝色长衫,身材瘦削,颇具教书先生气质。14岁便闯荡上海,一开始在水果店做事,江湖上人称“水果月笙”。

19岁时,杜月笙便在黄金荣家做事。刚开始是黄金荣夫人林桂生的小跟班,做成事情后,杜月笙并不居功自傲,林桂生想试探他,带他去赌场赌博,一下子赢了2000大洋。林桂生心想:拿去吃喝嫖赌,那他就是小混混的料。如果拿去买房娶妻纳妾,那此人贪财,日后必起异心。可是他拿着钱就跑了,黄金荣也很好奇,让手下人盯着他去干啥。黄金荣没有想到,杜月笙拿着钱,坐着摆渡过了陆家嘴,到了一个叫金桥的地方,把两千大洋,全部分给了一起闯江湖的弟兄们。

黄金荣惊叹:恐怕我死后,黄埔滩就是杜月笙的了。他错了,短短十年后,黄埔滩就是杜月笙的了。杜月笙常说,做事靠能力,做人靠格局。他用了自己的舍,换来了人心,换来了一堆为他出生入死的兄弟。

杜月笙一直喜欢京剧伶人孟小冬,整整爱慕了孟小冬十年。1927年,孟小冬嫁给梅兰芳,四年后与梅兰芳离婚。杜月笙放低身位,用真诚打动了孟小冬,孟小冬从北京到上海跟了他,而从中做媒的人竟是杜月笙的二太太姚玉兰,这个男人该是多有魅力,才能让妻子如此包容。而同样的黑帮大佬黄金荣呢?为了一个戏子露兰春,打了浙江中军卢永祥的儿子卢筱嘉,卢永祥一怒之下把黄金荣抓起来。杜月笙不忘本,不卸磨杀驴,四处托人,最后白送了自己苦心经营的“三鑫公司”的股份,才把黄金荣救出监狱。

9.18事变发生后,张学良没放一枪丢了东北,成了全国的罪人,他无处可去,杜月笙就说了一句:“到我府上,你可安心住下!”张学良在杜府住下,还成功戒掉了大烟。1923年,大总统黎元洪被赶下台,世态炎凉,人人喊打,至上海,杜月笙带着保镖车站亲自迎接,日夜守护。 黄炎培生活拮据,杜月笙便每月差人送去500大洋。杜月笙刚进入青帮时,拜陈世昌为“老头子”,还为其儿子送救命钱。抗战期间,梅兰芳寓居上海,拒绝为日本人唱戏,靠卖字画为生,生活捉襟见肘,杜月笙派人偷偷去买,助其渡过难关,做人做到这份上,大概也只有杜月笙了吧!

在上海摊,凡是认识杜月笙的人,几乎无人没接受过杜先生的帮助。从底层到商界、军界、政界都是如此。杜月笙还有个习惯,送别人钱不许第三个人在场,就是为了保全被帮助人的面子。杜月笙常说一句话:“别人存钱,我存交情!”如此做人,杜月笙被称为“春申门下三千客,小杜城南尺五天!”

杜月笙不识字,却对读书人很敬畏。国学大师章太炎晚年住在苏州,对杜月笙这样的地痞流氓非常看不起,他的侄子在英租界发生了纠纷,不得不拉下脸请杜月笙帮忙。杜月笙对章太炎说:“你个事情我晓得了,我会替你办妥,好!再见。” 摆平之后,自己亲自去苏州拜访老先生。临走的时候,偷偷将一张大洋的票子,叠成小方块,放在茶碗下面,顾全读书人面子,表达他对文化人的敬仰和尊重。

章太炎是民国的狂人,外号章疯子,疯起来连袁世凯、蒋介石都骂,可是到了杜月笙这里,却从此订交,亦师亦友。杜月笙请章太炎当老师,杜月笙之前的名是月生,章太炎觉不够文雅,让他叫月笙。教他读书,把杜月笙从大字不识的粗人,成功打造成能写一手漂亮小楷,穿长衫,满口儒雅的中国教父。

杜月笙用听评书的方法来了解历史和时事。直到远走香港,还专程派人回来请评书艺人。杜月笙一生都让孩子读书学习,不沾鸦片和赌博,大儿子杜维藩不好好学习,杜月笙就狠狠揍他,回家第一件事就问孩子功课。杜月笙一生没有多少文化,但他知道识文断字是本领,他喜欢让别人叫自己杜先生,而非杜老板、杜大帅。

杜月笙之处世之道,尽在一个“诚”字。淞沪会战时,杜月笙把公司所有船沉没,以阻挡日军进攻。上海沦陷后,日本人拉拢杜月笙,他只道:“我是一个中国老百姓,碍于国家民族主义,未敢从命!” 同样是青帮老大的张啸林,后来当了汉奸,杜月笙就让手下亲自把他干掉。

1930年,上海法租界工人大罢工。法国人托市长找杜月笙出面调解,杜月笙为工人们要到了上涨75%的工资,且罢工期间工资,都是杜月笙贴的,这一贴,就贴了30万大洋。   

1931年,杜家祠堂建成,京剧名家荀慧生、程砚秋、梅兰芳、尚小云、小翠花、徐碧云等57位三代同堂的演员,齐聚上海,这是唯一一次京剧名家同时登台,连最爱京剧的慈禧老佛爷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这在历史上号称“天下第一堂会”!给他家族写序的民国狂人大学士章太炎,“杜之先生帝尧,夏时有列累!”把他家族史直接鼓吹到了尧帝!送匾额的大人物排成一长队,且看:“孝思不匮”——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贺。“好义家风”——陆海空军副总司令张学良贺。“明望之后”——国防部部长林辉贺。“世德扬芬”——军政部部长何应钦贺。 文化界,戏曲界,政界,商界。杜月笙样样通吃!

1951816日,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天,他让大女儿杜美如去银行拿来一个保险柜,亲自打开,里面满满都是借条,最少的5000美元,最多的500根金条,有商界大亨,有政界大元,他都一一销毁,儿女们非常不解,他只道:“借出去的看上去是钱,实际上是交情。”“感恩的,会永远记住杜家的好!”“不感恩的,你们去要,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我不希望,我死后,家里还碰刀斧!”他对儿女们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没希望了,你们有希望,中国还有希望!”

杜先生,真君子,做人就做杜先生!